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学论文 > 现代小说论文 > 正文
现代小说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33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关于高老头作品的创作小议

2013-04-26 15:29 来源:现代小说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注重揭露社会深层问题

马克思曾指出,在资产阶级社会人们之间的关系除了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再无其他联系,甚至家庭中的亲情关系也会变成金钱关系。这种家庭温情演变为金钱关系的悲剧在 《高老头》中显得尤为突出。巴尔扎克将小说的主人翁高里奥描写成一位慈祥的父亲和资本主义金钱关系中的受害者。高里奥原是普通的面粉商人,他在粮荒时节囤积了大量面粉后以高价售出赚了不少钱,成为了资产雄厚的大商人。他非常爱他的妻子,以至于在他妻子死后便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女儿们的身上。他疼爱自己的两个女儿胜过一切,这也使他对女儿的爱发展成狭隘的溺爱,他过于疼爱女儿,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用金钱满足女儿的需求与欲望。等女儿们都到了适婚年龄,他为她们寻觅全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并为每个女儿准备了几十万法郎的嫁资,以免她们受到轻视。而他自己只留下少量的钱继续支撑他的面粉生意。他将两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认为她们嫁人后他可以得到女儿们的敬重和孝顺。然而,他的两个女儿在嫁入豪门之后完全将金钱和名誉视为头等要事,开始瞧不起养育她们的父亲。女婿们也将岳父视为下流人,认为面粉商人这个职业玷污了他们高贵的身份,于是将高里奥赶出家门。高里奥为了赢得女儿们的好感,委曲求全地将铺子转让了并将钱分给了女儿们,自己却住进了类似收容所一般的伏盖公寓。高里奥的两个女儿对父亲毫无感情,她们只是在需要用钱时才会去见他,并企图榨干他的每一分钱。高里奥在年老病危的时候,希望能够见一见朝思暮想的女儿,但女儿们却不肯来。高里奥到临死前不得不承认现实的残酷,他认识到如果自己还有钱和财产女儿们才会来看望他。[2]高里奥的悲剧暴露出了法国社会的深层次问题,揭露出资本主义社会冷酷的金钱至上观念,以及由此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矛盾与悲剧。

注重小说人物形象塑造

《高老头》中的人物形象塑造得相当成功,其人物形象个性鲜明并具有一定的阶级代表性,使读者能够感受到他们像现实中存在的人物一样栩栩如生。小说主人翁拉斯蒂涅就被作者塑造成一位典型的资产阶级年轻野心家。小说向人们展示了他从朴素青年变成野心家的蜕变过程与心路历程。拉斯蒂涅原本是一个单纯朴素的学生,他住在寒酸拥挤的伏盖公寓,憧憬着用知识改变命运。但当他有机会进入奢侈豪华的贵族家里时,他的内心发生了变化,他看到了贵族们高雅庄严的外表下隐藏着卑鄙伪善的灵魂。他开始急功近利,企图借助他人的力量进入到巴黎上流社会。第一个为他 “引路”的是他的远房亲戚鲍赛昂太太。鲍赛昂太太曾教导他说,社会是残忍险恶的,人必须以报复的心态对待社会,越冷酷、没有心肝的人爬得越高,只有毫不留情地利用别人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伏脱冷也对拉斯蒂涅说,巴黎社会像个森林,人必须用各种手段打猎,只有满载而归的猎人才会受到敬重。他们的这些话让拉斯蒂涅渐渐看清了资产阶级的本质,认识到资本主义社会现实即道德与法律对富人毫无约束效力,只有财富是无所不能的。作者用细腻的笔触解读了拉斯蒂涅内心的矛盾以及变化过程。拉斯蒂涅初到巴黎时是一位受到过良好传统教育的单纯青年,当他得知高里奥为女儿的付出和晚年的悲惨境遇时不禁为之潸然泪下。那时他的心里还记着家庭的温情,坚持纯洁而年轻的信仰。

然而,他无法抵挡金钱与权力的诱惑,开始羡慕纨绔子弟那种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他开始厌恶伏盖公寓的艰苦生活,向往奢华的贵族生活。拉斯蒂涅认为将自己打扮起来是进入上流社会的第一步,于是他开始不停地写信向贫困的家里要钱去购买合身的衣物。此时的拉斯蒂涅已经将艰苦奋斗的优良品质抛在脑后,想尽一切办法试图以最迅捷的路径进入巴黎上流社会。拉斯蒂涅得知高里奥病危,便跑去告诉他的女儿纽沁根太太,但她对父亲之事毫不关心,只顾着在梳妆台前化妆打扮,还拉着拉斯蒂涅一起准备前去参加鲍赛昂太太举办的舞会。拉斯蒂涅没有办法,更不能反抗,一边穿着大衣准备和纽沁根太太一起出门,一边心中暗想: 这个社会就好像一潭泥沼,只要一个脚趾头踩上去便会立刻陷至脖子。他虽然看透了纽沁根太太无情、冷酷、残忍与虚伪,但他在 “巴黎法典”的教育下早已失去了得罪和离开纽沁根太太的勇气。为了实现野心,拉斯蒂涅只能陪着纽沁根太太去参加舞会。在舞会上,高里奥的两个女儿珠光宝气、浓妆艳抹。此情此景,让拉斯蒂涅内心十分矛盾,他仿佛在两姐妹所佩戴的璀璨夺目的钻石镜面上看到了高里奥躺着的破床。舞会后,鲍赛昂太太挥泪向众人告别,离开了巴黎。拉斯蒂涅由此彻底看清了巴黎上流社会丑恶的真面目,也开始抛弃他原始的野心与纯真的情感。最后,拉斯蒂涅亲手埋葬了高里奥,同时也埋葬了一个青年人最后一滴纯真的眼泪。带着对上流社会的愤怒,他睁着欲火炎炎的双眼深沉而有力地大喊了一声 “来吧,我现在要和你们拼了! ”[4]拉斯蒂涅这个人物的形象深刻地揭露了金钱社会对法国年轻一代的毒害和腐蚀,也反映出法国贵族阶层被资产阶级淹没的真实历史,具有典型的社会与历史意义。

注重典型特定环境描写

文学作品的核心重在写人,而且一定是生活在某种特定社会环境之中的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学作品中对环境的描写也是人物刻画的一个重要形式。环境包括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物质环境,二是人群环境。巴尔扎克作为一位杰出的现实主义文学艺术大师,能深刻意识到物质环境与人群环境对小说人物性格及思想的影响。几乎他所有作品中的主要人物或典型人物都是被安排在典型特定环境中的。作为巴尔扎克式典型特定环境描写的范例,《高老头》的情节就是在两个大的环境场景中展开的。一个是伏盖公寓,它坐落于一条贫民聚居的街道上。对于该公寓的描写,巴尔扎克从内景到外景都进行得十分细致,而且对它暗淡的一面特别注意。公寓外的环境在巴尔扎克笔下给人一种不甚愉悦之感,街道、房屋、墙垣、阴沟的颜色都非常丑恶。在公寓内,陈旧的家具杂乱无章地摆放着,散发出一股酸腐、霉烂、令人发冷的气味。这种让读者身临其境的环境描写凸显了伏盖公寓内外时代感鲜明的色彩,与住在公寓里的落魄、贫穷的房客也十分协调,极具真实感。低俗、寒酸的伏盖公寓与富丽堂皇的、上流社会人家的住所形成了强烈反差,也强烈刺激了拉斯蒂涅的野心和欲望,推动他在实现其野心的道路上一步步滑向内心挣扎、痛苦和矛盾的深渊。另一个是纽沁根太太、雷斯多太太、鲍赛昂太太的客厅及客厅里放荡、虚伪的男男女女们。在此,一幅王朝复辟的巴黎全景图立体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巴尔扎克的环境描写历史感鲜明,精准地再现出当时的时代特征、社会风尚与阶级关系。王朝的复辟使贵族阶层昔日的威严得到恢复。贵族们的姓氏就犹如魔法棒一样具有强大的魔力,让周围人不得不对他们另眼相看。因此,拉斯蒂涅想要挤进上流社会,就必须首先与鲍赛昂太太搞好关系。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