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400-675-1600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体论文 > 游戏动漫 > 正文
游戏动漫( 共有论文资料 255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美国动漫对木兰传说的影响

2012-04-11 20:22 来源:游戏动漫 人参与在线咨询

 

1998年,美国迪斯尼(TheWaltDisneyCompany)创作了动漫电影《Mulan》,这是美国动漫界有史以来第一次改编自中国素材而且还是民间传说题材,无论是技术还是艺术,在十几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精彩绝伦、毫不逊色,特别是在形式与内容的民族化方面为动漫人树立了标杆和模范。与此同时,中国动漫从本土民间传说中取材创作了《宝莲灯》,两相比较,优劣自现。

 

实事求是地说,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20余年间,国内实在是找不出一部像样的民族化的动漫作品可以跟美、日动漫哪怕是它们十几年前的作品相媲美,这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崇洋媚外。

 

“人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是如何拍出这么好看的动画?而我们却不能?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几个数字就能说明:1998年迪斯尼佛罗里达片场耗资1亿美元,动用了700多位动画师,历时5年,成就了一部好片。”①《Mulan》在中国民间传说的外衣下灌注了美国现代精神理念和文化内核,实现了本土化与国际化、审美化与现代化、人文化与产业化的交融整合,达到了中西合璧的高深境界,不愧是将中国民间文学资源创造性转化为动漫产业资本的典范,而且也是将中国本土文化进行文化转换的成功样板,对国产动漫不无启示和触动。

 

一、本土化与国际化

 

《Mulan》题材是国际化的,源自中国。从形式到内容都饱含着浓浓中国风味,甚至传达了中国化的情境和神韵,有时真让人疑心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但是动漫叙事艺术技巧显然与中国动漫不在一个水平层次,文化精神内核也分明跟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格格不入,部分改编再创作的情节也是美国人的别出心裁,渗透着美国的思想意识,这就是美国文化兼收并蓄加以本土转化的高明之处了。香港学者陈韬文曾以《Mu-lan》为案例,提出了文化转换(transcultura-tion)理论,即某一文化与另一文化在相遇时被改变和吸纳而被据为己有的演化过程:外来文化首先会被去情境化和本质化,然后被本土化和再情境化,有时也涉及普遍化。他指出,在一定情况下,也会出现逆向文化转换的现象:“本土的文化变成了外国的文化,反过来又重作用于原文化,促成逆向文化转换。”②相比外来文化,人们在感情和心理上更易于接受本土文化,因此,创作者为了赢得更多受众的认可,致力于在本土和外来之间寻求一种平衡。《Mulan》将这种平衡处理得驾轻就熟、得心应手,相当艺术化。

 

其实,花木兰的传奇故事是美国迪斯尼原原本本地从中国照搬到世界舞台的,故事情节基本忠于原来的面貌,为什么被迪斯尼一加工润饰就精彩纷呈了呢?即使是对这个故事耳熟能详、烂熟于心的中国观众来说,也有一种耳目一新、非常过瘾的感觉。关键就是制作者在原来故事的基础上突破了某些束缚甚至越出了雷池,使影片整体气氛更加活跃轻松,不再是中国人那种固有的含蓄又深沉的表情达意方式。《Mulan》用夸张幽默又不失原则的喜剧娱乐形式将一段原本迫不得已的悲壮凄苦的从军记改写成一个巾帼英雄为实现自我价值而展露智慧与勇敢的浪漫传奇。在世界范围内,人们更喜欢看花木兰在木须龙与幸运蟋蟀的帮助下充满奇遇和艳遇的旅程,结果是一个关键的小人物挽救了整个国家的命运,这明显迎合了国际市场,就算再俗套再商业,只要观众在电影院中开怀大笑,过足了当英雄的瘾。这样的改编对于一部动漫作品来说,没有什么不可取的,也是值得称道的,因为,它至少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的花木兰,证明中国古老文化还是充满诱惑和魅力的。真正令国人捶胸顿足、脸面无光的是,它是美国人制作的。这不是愤激和刻薄,全球化时代就是这样子的,民族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碰撞,平等对话。

 

作为商业动漫,迪斯尼追求票房和商业利润的最大化。为了稳住已有的西方市场并最大限度扩张新的海外市场,它一方面必须满足长期以来在西方观众中培植起来的审美心理和期待视野;另一方面,它改编国际化题材而增加动漫产品新奇感,将主题置换为绝大多数观众都容易理解接受的普泛化主题,将影片叙事始终纳入观众所熟悉的视野之内。于是,中国木兰传说的忠孝之道就被美国推崇的个人奋斗、浪漫爱情这些所谓普世主题所取代,从而脱离了本土文化语境。

 

花木兰形象身上,西方文化色彩表现得分外鲜明:她的外表以美国著名华裔影星温明娜为原型,是典型的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美女标准;她的家庭有着浓厚的民主氛围,作为独生女在家人的宠爱下愉快地成长;她富有爱心和侠义之心,看到男孩欺负女孩便打抱不平;她调皮捣蛋我行我素,不愿压抑本性去遵守“三从四德”,在手臂上作弊以应付媒婆;她当着钦差大臣和邻里乡亲的面,公然反对身有残疾的父亲征召出战;她在饭桌上砸碗表示愤慨,试图阻止父亲打消出征的念头;她在军中暗恋上了帅哥将军李翔;她拥抱了高高在上的中国皇帝……这些都充分反映出不同于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西方个人主义、人本主义思想,宣扬人的个性解放和自由平等权利,并主张冲破封建势力和宗教神学对人的束缚和禁锢。《Mulan》对原作很多情节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它模糊了原作的时代背景,原作里透露木兰还有大姊、小弟,而动漫改编成木兰是家中惟一的女儿,还把木兰的宠物狗取名为“小弟”(LittleBrother,中文版正式翻译为“小白”)。原作中,花木兰是在辞官回乡之后主动出示女子身份的,但是迪斯尼手中变成了先是木兰出浴险被识破,随后在战役中负伤而被医生检查揭秘,终于败露女性身份。迪斯尼有意缩短了花木兰从军时间,而且安排在从军期间就被揭露了性别秘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木兰被弃后而发现匈奴的残余部队,并营救了皇帝、拯救了国家,这些情节与原作相比更符合叙事逻辑和生活情理。这样,全世界的人们也便于理解和接受了。《Mulan》动漫还加入了动听优美的音乐,由克莉丝汀•阿奎莱拉(AguileraChristina)倾情演唱的那首主题曲《reflection》(中文译为《倒影》)堪称经典,尤其是花家祖灵们随着爵士乐跳起了摇滚,无不打上了西方文化元素的标签。这种对现代时尚的流行元素的大胆吸收借用,既有利于满足受众的审美趣味,同时又能和剧情完美结合,自然也代表了美国迪斯尼的一贯风格。总体来说,《Mulan》杂糅中西,中为洋用,成功地将中国本土化的古老民间传说转化为西式国际化的现代大众文化快餐,调和了各个种族和各种人群的口味而得以风靡全球。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