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经济论文 > 国际货币论文 > 正文
国际货币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7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略论国际货币系统的革新方向

2013-09-05 15:55 来源:国际货币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方向的文献综述

1.国际储备货币的选择

1)建立超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

某一货币想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需要具备几个条件。首先,该货币应该具有货币的基本职能,包括流通作用、支付作用、结算作用、价值尺度的作用、贮藏作用。其次。该货币的发行数量要能够做到可控。这就要求要有一个支撑和制衡的机制。建立超主权货币储备体系,简单点说就是结束美元的统治时代。这一主张最早来自凯恩斯的设想,他提出以30种代表性商品为基础设计“Bancor”的国际货币,但遗憾的是,这一主张未能实行。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元作为单一的国际储备货币引发的,针对这一问题,周小川的文章重提凯恩斯60年前的大胆设想,建议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设的特别提款权(SDR)进行改进和扩大,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的改革,逐步创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文章的核心意思是要在未来建立一种不与任何国家主权挂钩的“世界货币”,以此作为国际储备和贸易结算的工具。超主权储备货币不仅克服了主权信用货币的内在风险,也为调节全球流动性提供了可能。对于SDR充当超主权国际储备货币的可行性,部分学者提出了质疑,超主权储备货币是与国家主权脱钩的,而现代货币最为本质的特征就是建立主权国家信用担保基础上,离开了主权国家的信用担保,信用货币是无法确立的,更不用说成为交易结算、贮藏及投资的工具。其次他们认为SDR存在自身设计机制的内在缺陷:SDR的份额与未来可获得的贷款额以及表决权挂钩;SDR不能用来交易结算,长期不流通;SDR不能反映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对于这种货币的设想,由于它是与国家主权相脱钩的,或是没有国家主权为信用担保的,因此,这种国际储备货币一定是世界各国政治协商的结果。可以说,即使这种政治协商可以进行,但是由于当前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及在国际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十分巨大,各国在这种政治协商中的利益诉求是相差很远的。因此,在这种政治协商中要达到各国认可的一致意见是不容易的。即使能够达到这种一致意见,其成本也是十分昂贵的。

2)建立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多元化的国际经济发展格局必然导致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美洲、欧洲、亚洲三大经济体相互制衡,是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基础。美元的不断衰落,欧元的强大,亚洲经济的发展,将使全球经济处于三大经济区相互竞争的相对平衡的机制。蒙代尔提出,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以货币联盟的方式向新固定汇率制度复归,而“金融稳定性三岛”则是其基本框架,并伴生欧元区、美元区、亚洲货币联盟三大紧密货币合作区的雏形。Salvatore指出,基础单一货币目标区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只针对国际汇率错配的表面征兆而非实质问题,可能会出现浮动汇率制和固定汇率制的两类制度的缺陷。

2.国际货币体系管理机构的设置

从国际货币体系管理机构的设置看,改革的方案有两种:一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改革,二是建立新的国际货币组织管理机构。

1)改革IMF

IMF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决策权的独立性和权威性受到挑战,制约了其作用的有效发挥;过度地强调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进行监督,而对重要发达国家的监督缺乏有效性,对待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标准不一,对国际经济金融组织风险预警机制失效。决策受少数大国控制以及缺少必要的资源和融资手段,不能扮演国际最终贷款人的角色。IMF不被视为是全球所有国家的金融机构,而是少部分的发达工业国的金融机构。对全球的政策协调不够。G20使新兴国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有更大参与。它提出必须改革IMF的管理机制以使新兴国和发展中国家,甚至最贫困的国家,能够最大限度地说出自己的观点,代表自己的利益,有更多的话语权和表达权。G20提出了四项改革措施:将发达国家至少5%的投票权转移给新兴国和发展中国家;加快下一步配额管理;取消IMF管理董事会的选举与地区间必然关联;向前推进新加坡配额改革。只有建立起相互制衡、共同促进的机制,IMF才能在国际经济合作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

2)建立新的国际货币组织管理机构

对建立新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呼声,实质上是对新的货币体系的需求。亚洲国家在危机中意识到IMF在对待其需求的不负责任以及被美国控制。从而,有人提出在IMF之外再建立一个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的一个主流设想是,把国际清算银行(BJS)、金融稳定论坛(FS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Ⅱ)整合成统一的“国际金融稳定基金”(InternationalFinancialStabilityFund,IFSF),使之成为全球监管者、全球危机管理主体以及全球最后贷款人。

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建议

在我看来,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会是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完善后的成果,而不是与现行体制完全不同的新体系。结合多位专家学者的意见,我认为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在维持目前国别货币作为国际货币手段的基础之上,变国际货币的单极主导格局为三元主导格局,即美元,欧元和亚元,并通过政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加强其栅调和监管职能,就有望实现国际金融领域的相对稳定。

1、建立货币联盟,推动货币的区域化

毫无疑问,世界地缘经济区有美洲,欧洲和亚洲。由于历史和现实条件的不同,可能会形成三大货币联盟,即美元、欧元和亚元,并且各自具有不同的演进路径和形式,可能是单一货币联盟(欧盟),或者有一个主导货币的区域化联盟,或者是由多种货币主导的一种联盟的形式。当然,要建立这样一体化的亚洲货币体系并不容易。有“清迈倡议”的提出,但是迄今为止,亚洲国家之间的货币、金融领域的合作还十分有限。要建立区域性的货币体系,需要打破许多的壁垒和障碍,努力缩小各国之间的差距,形成共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利的条件也是存在的。比如中国近几年经济的飞速发展,使中国在亚洲舞台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和各国的经济联系也更加紧密,另外,欧元的表现也对亚洲各国是一种激励,说明了区域化货币不仅停留在理论上,是具有可操作性的。

2、在货币区域化的基础上建立世界银行

各个货币联盟可以作为世界中央银行的分行,管理各区域的货币问题。新的货币体系的管理机构必须坚持避免被少数国家操纵或者制约的原则,例如可以采用各货币联盟选派世界中央银行领导决策机构;不按照国家经济实力确定份额等。IMF作为现行货币体系重要的载体,其职能的发挥却受到异化。IMF需要改进的地方包括其不合理的份额制;相对较弱的资金实力;有限的援助手段和范围;有待增强的监测和信息发布功能;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协调机制等。要促成这样一个国际化的中央银行的建立,需要改革各货币联盟,建立公平公开的投票表决制度,确立世界中央银行在国际货币、金融事务中的权威等等。当然建立世界中央银行虽然必然会遇到很多困难,解决这些困难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一措施最起码会为世界各国带来国际经济上的平等,这就是最美好的前景。在现在和将来人类的不断努力下,世界中央银行的建立会成为现实。

3、建立新的国际货币金融监管组织

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和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使人们愈发认识到对货币和金融市场的有效的监管是十分重要的。目前,国际上汇率波动频繁,金融风险巨大,再加上各种金融手段不断翻新以及各国政府所采取的新贸易保护主义都对国际金融产生了不利的影响。为了尽量减少这样的影响,必须加强对国际货币金融活动的监督管理。具体来说,这样的机构应当具有权威性,能够制定国际货币金融监督管理的法规;行使对各国货币金融机构监督管理的权利;对各国或者各区域联盟的货币政策进行审议并且对其运行指标进行监控等等。虽然目前国际上的IMF、世界银行、国际清算银行、巴塞尔委员会等机构有这样的职责和功能,但是其监管和当今世界的金融风险却是很不相称的。

本文作者:赵冰洁 单位: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